您的位置:
主页 > P惠生活 >一定要餵母奶?这可能是对新手妈妈最残酷的考验 >

一定要餵母奶?这可能是对新手妈妈最残酷的考验

阅读871| 发布: 2018-01-23 15:16 | 点赞: 497

直到我被推进产房前,我都以为实习过了妇产科、接生过了小宝宝、会做PV(内诊)会看胎心音会背诵生产产程、还会CS(剖腹产)呢,我就会生宝宝了好棒棒!

就连人家问一句:「宝宝之后要餵母乳吗?」我都一挑眉:「当然啰,」教科书上一句话,没有任何替代母乳更好的营养品。当时又忙又不知去妈妈教室听听别人经验,母界菜逼八一个。

然后我就进产房哭到生完老大阿宝继续哭到餵母奶半年。一直各种崩溃一直哭。女性在经历这过程的「被打脸」度,整个身体人格自尊信念意志都被打垮碾碎再从组,从各大网站上应该都已经多少妈妈血泪分享过。

各位妈妈们,尤其是新手妈妈们,妳们放心,医生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一样崩溃。甚至是…病识感更低,更没有自觉。

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已经略为产后忧郁症了XD

外科医师得忧郁症…满强烈对比的XD,躁郁症还比较有可能。

产后忧郁症是个多可怕的东西呢?问问当时可怜的蜜蜂先生。(蜜蜂:Q__Q)怀孕前后的先生真的就要认命自己「人肉沙包」的功能。

当时我一点都没心理準备说经历过痛到杀人的产痛、痛到我抓着小朱医师喊救命、乱骂产房护士、扯床栏、演大法师,而且这还是减痛麻醉使用之后的惨况。

但是,真正让我没设想到的,是生完后已经半夜的时间,伟大的医院开始推动起「母婴亲善」打来电话:「小刘医师,宝宝饿了要餵奶唷~」我大法师的妆还没卸,整个头晕脑胀情况下,懵懂答应了把宝宝放进房内「亲子同室」。看看时间,我才刚推出产房两小时耶…然后我开始接受到越来越多跟这「母乳XX」相关的四字标籤:「母乳最好」、「多吸多胀」、「多喝多吃」。

于是在那段时间之内,每两小时一次的剥夺睡眠、填塞大量生平最厌恶的海鱼猪脚,月子中心成了世界上最美观的虐待监狱。

来讲讲胀奶好了,胀奶是怎幺一回事?人人不同。乡民有10也有30公分,牛只有乳牛也有水牛,而人呢?当然也有水牛奶跟乳牛奶的。

甚幺是水牛奶?不顺、量少、又胀奶痛,水牛勉强做着乳牛的事。

胀奶就像是24小时有两只寄生兽在胸前,不断发电刺痛胸骨到两腋下的整个範围。有多痛?我在餵奶期间曾经因为各种压力过大,活生生长了条皮蛇在腋下。书本上描写皮蛇的痛就像是「火焰烧灼过的痛」,但是我当时浑然未知,因为胀奶痛远远盖过皮蛇痛,可见胀奶有多不舒服。

而这身体心理的各种强烈打击,甚至让我一度不愿意看到宝宝推到我病床边。

阿宝喝奶哭,我掉泪。

喝不到奶哭,我心碎。

尿布湿了哭、刚躺下去哭、睡到一半哭、哭完又再哭,我就各种崩溃。

然后这时期,对于旁人的话语又特别钻牛角尖。

「妳怎幺奶量少?要多餵啊。」

我哭:「我没奶啊~怎幺餵啊~」

「那…那退奶不要餵算了。」

我又哭:「我要餵啊~怎幺可以不要餵啊~」

「那..那那..那妳餵好了」

我大哭:「我不要餵啦~好累啊~」

LOOP。

一定要餵母奶?这可能是对新手妈妈最残酷的考验
CC BY SA 2.0

或者是…听到隔壁聊天:「欸你的美乃滋…」,我就倒弹嚎啕:「干嘛说我没奶汁啊~」,好烦XD。

人家说为母则强,没想到平日骂病人的强势如我,为母弱爆了,甚至当时我就儘量推拖小孩推回房内的时间,竟然被熟识的护理长碎念:「刘医师~妳这样没有亲子同室、乳房刺激不足、乳量太少,这样怎幺算一个合格的妈妈?」

理智断线。

现在想想当时真的是产后忧郁到一个自己都想甩自己耳光的程度。结果产科主任欧医师查房,闲谈间发现我这问题,还使出大绝:「这样好了,母乳的问题我帮妳找个也是很有经验的人来谈谈?」

我还瞪他,心想「给我来这招,我平时都跟需要的病人介绍精神科医师介入的业务说法!我哪有需要甚幺谈谈?我只是母奶问题咩。」

看,这病识感之低啊。

很久了之后回想才发现,其实医院推动母婴亲善,背后有着评鉴的压力。而当手足无措的新手妈妈正面临身心的巨大折磨时,有时候母亲自己本身的权益跟调养才该是真正的重点。每人状况不同,清楚察觉自己的需要后,最终医疗就是尽力辅助完成,如此而已。

母乳终其一生只占小孩的饮食重要性一小部分。进入成人饮食后,烦恼吃糖喝饮料吃麦当劳吃塑化剂吃混杂油的操心才是一辈子。身分证上会注明自己小时候是喝母奶或奶粉吗?徵婚自介时注明小时喝母奶可以减免聘金吗?

并不会。

何苦这时候女人折磨女人XD,而我并非反母乳,母乳狂热派分子请退散,产假请完回到工作岗位边开刀边挤奶,哪个正常人能办到?我还餵到十个月,套句最近流行的:「俯仰无愧」。

窝在月子中心期间,董哥与董嫂前来探望。说探望其实大家也知道,妈妈只是去婴儿室把宝宝带出来的载体,宝宝才是重点XD。

闲聊间,听到科内的各种人事变动。

喔。

产妇当时忧郁症,也无从回应。月子中心里就像是与世隔绝的孤岛,已经开始不看不听不闻,用假期当隔绝,我对学长说:「这些…太政治了,我现在管不着也不想听了。」

董哥看着我。

我:「倒是学长你甚幺时候要当爸啊?」

董嫂:「学长他一直都太忙,我叫他要嘛请假要嘛就去做人工」

悲哀,一个医院里的医师忙到生小孩必须要这样…

我:「学长要快耶,生小孩对妈妈真的是体力考验,别拖太晚。」

董哥:「没办法呀,又没有假,除非我离职。」

我:「不行,学长你离职了科内工作之后都变我的,我会死!」

董哥笑:「妳看,当工作、职责落到自己头上,妳就知道要吵;结果当事情看似不关己时,光是听到别人讨论,妳就觉得这样太政治。算了,就等妳假完回科内再看看情况吧!」

我吐舌。

他们离去前,董哥意味深长说:「只有鸵鸟会认为逼近的狮子不存在于牠埋头的沙坑之外。」

我翻白眼。

一定要餵母奶?这可能是对新手妈妈最残酷的考验
CC BY SA 2.0 ∗

离开月子中心前,无数个深夜自行设定闹钟起来挤奶的日子;身心俱疲拿着挤奶器得去忙碌但是一步动也动不了的日子;瞪视着墙上「母乳最好」的海报气到想砸的日子…

莫名地意识到,这些过度的强调母乳是否已经本末倒置?变成变相惩罚无法亲自哺餵母乳的女性?甚至不提供替代奶粉、不提供奶瓶奶嘴、连跟奶粉商成为默契的购买互惠都被禁止,有必要吗?

如果没有经济压力得回复上班、如果吃饱睡好不用动一根手指,水牛或许真的能变成乳牛的一天。

但是革命尚未成功,水牛们仍须努力。

台湾的老牛们听好,管他甚幺牛,水牛乳牛愿意生小牛,还不感激涕零!

哞哞~~

第二胎我自然产完一小时接到电话「宝宝饿了要喝奶唷」,叹口气,「好吧我知道了,来吧。」

全文获作者授权刊登,文章来源: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泪史


相关文章


申博sunbet代理|专业生活服务资讯|生活更加精彩|促进生活情感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ope体育连接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新葡亰京7003811